应用案例

持续更新InBody应用案例,普及运动、营养、饮食等健康相关的知识

请在搜索框中输入关键词查找内容

【InBody海外案例】残疾人运动员如何使用BWA?

“感谢InBody,开发出像我这样截肢的人也能测量身体成分的设备。”


设备型号:BWA2.0

 

井谷俊介是优秀的残疾人运动员,擅长田径短距离项目。2023年4月,井谷在爱知县举办的残疾人田径节上以11.29秒的成绩刷新了日本100米-T64级比赛(单侧小腿截肢并使用假肢)的纪录。此前,他还在迪拜世界残疾人田径大赛上获得200米银牌和100米铜牌。

 

井谷选手一直很喜欢运动,在小学、初中和高中玩过剑道、赛车、垒球和棒球,大学致力于赛车运动。但在一次打工回家时发生了事故,他的右腿被截肢了。

 

事故发生一个半月后,井谷装上了假肢,经过三个月的康复训练,他加入三重县的一个社区,和许多使用假肢的人聚在一起,学习使用假肢生活。2018年,也就是事故发生两年后,井谷选手开始尝试田径运动,追求自己的职业生涯。

 

井谷参与残疾人社区

 

2018年5月,他首次在世界残疾人田径(WPA)北京大奖赛上获得100米项目冠军。2019年WPA巴黎大奖赛上,他以11.47秒的成绩刷新了100米项目的亚洲纪录。在世界残疾人田径锦标赛上,他成为第一个晋级100米决赛的日本运动员。今年,他在国内比赛中打破了个人纪录,迅速成长为代表日本的优秀残疾人运动员。

 

与InBody相遇

 

井谷俊介使用BWA进行测量

 

对于许多残疾人运动员来说,体重是反映体能训练成果的唯一指标。就井谷的情况而言,过度训练、疲劳和食物摄入不足会导致体重下降,因此每天早上称体重至关重要。

 

井谷选手:“当我减掉1公斤体重时,最好能知道肌肉量和体脂量是否在减少,减少的比例是多少。体重会以数值显示,但肌肉和脂肪的分布情况是未知的,唯一了解的方式是照镜子。可是田径运动员如果只能依靠主观的东西管理自己的身体,就很难朝着正确的方向前进。

 

我与Arrows Lab的人见面后,进行了InBody470测试,但截肢让我无法接触足部电极,导致测量误差。自从腿被截肢后,我从未测量过身体成分,我真的很想知道自己的身体数据,当我咨询松岛先生时,他给了我测量InBody BWA的机会。”

 

Arrows Lab的松岛先生认为,残疾人和健全人的身体已经不再有区别,但残障运动员可以使用的测量设备仍然有限。他咨询了InBody的工作人员,希望可以在肢体缺失的情况下测量身体成分,工作人员向他推荐了InBody BWA。

 

 

井谷选手是第一位进行测试的残障运动员,“我一直在参加比赛,但不知道自己的肌肉量和体脂率,装上假肢后第一次量化自己的身体成分,我真的非常高兴。令我感到惊讶的是,相对于我的体重,我的肌肉量很高,体脂率却比预期要低,这和我想象中的数据完全不同。”

 

利用InBody BWA选择切割位点

 

InBody BWA在测量时可以根据需要设置慢性疾病、瘫痪部位、是否存在截肢。如果选择“存在截肢部位”,则会从阻抗信息中自动检测截肢部位,该部位的身体成分结果显示为0。在全身的身体成分结果中,则根据截肢阻抗与健康侧阻抗之间的差值估算截肢减轻的重量。

 

阻抗受导体长度的影响,如果由于切割或其他原因导致测量距离缩短,阻抗会明显下降,阻抗降低被解释为体水分(肌肉量)增加。因此,使用传统的BIA设备测量时,不仅计算出的截肢肌肉量会异常偏高,截肢以外的部位和全身体成分信息的精确度也会降低。InBody BWA克服了这些问题,能够独立测量各部位的阻抗值。

 

井谷俊介的测量结果

 

① 由于右腿被截肢,因此右腿的肌肉量、ECW/TBW、体脂量、水分显示为0。骨骼肌指数(四肢骨骼肌量除以身高的平方)也显示为0。

 

② 右腿肌肉量显示为0.00kg,但全身肌肉量包含截肢的估计值,因此可以通过全身肌肉量减去右臂肌肉量、左臂肌肉量、躯干肌肉量、左腿肌肉量,计算出的值作为右腿剩余部分和头部肌肉量的总和进行监测。

 

以井谷的数据为例:

右腿+头部肌肉量估算值=63.5-(4.18+4.10+31.0+11.03)=13.19kg

 

③ ECW/TBW代表肌肉质量,是与肌肉量一起检查的项目之一。起床后,随着时间的推移,体内水分会向下半身移动,因此下半身的ECW/TBW往往会高于上半身,但井谷选手的下半身ECW/TBW测量值偏低,这是在田径等经常使用下半身的运动员身上常见的特征。

 

InBody对节段肌肉量的利用

 

在田径运动中,截肢剩余部分的长度及肌肉量与运动表现直接相关。因此,在残疾人竞赛中,设置了详细的比赛分级表(如图1、2),以保证公平性。在短距离田径比赛中,膝下截肢和膝上截肢的比赛用时可以相差整整一秒。当然,手臂在比赛中也同样重要,即使在同一个100米项目中,手臂截肢运动员和腿部截肢运动员的比赛表现也不同。

 

图1 田径运动分类方式

图2 下肢截肢运动员分类示意图(使用假肢比赛)

 

井谷选手:“由于我的右腿是假肢,所以左腿成为我日常生活的轴心,右腿的肌肉量难免会减少。为了正确控制假肢,我需要训练右腿的肌肉,降低左右腿之间的肌肉力量差异。

 

健全的人能够使用体成分分析仪轻松测量体脂百分比,可能会觉得BWA并不是那么有吸引力。然而,对于我们这些无法进行常规测试的人来说,能够精准测量就是一个巨大的优势。我很高兴自己的身体能够被量化,并能每天看到数据变化。”

 

未来展望

 

井谷选手表示,未来,希望通过持续测量InBody看到身体在比赛时、休赛期、状态好的时候、疲劳的时候分别发生了什么变化,在改变训练和饮食习惯后,身体数据又会作何改变。“我们常听说一般运动员的肌肉量和体脂率指标,但残疾人运动员没有这样的标准,我想通过InBody测试找出属于我自己的最佳指标。”

 

2023年迪拜世界残疾人田径大奖赛现场

 

Arrows Lab的松岛先生则希望通过InBody设备解决残障运动员的不便,BWA能够测量肢体残缺的人的体成分,未来有望将其推广到坐轮椅的患者和截肢儿童中去。

 

井谷选手:“我真的很感谢InBody,开发出像我这样截肢的人也能测量身体成分的设备,以及Arrows Lab的松岛先生。他们在我陷入困境时向我伸出了援手,非常感谢。”

关键词: